有健康網»健康知識問答 科室 生活保健 存档 1

故事新編〈〈天仙配〉〉

来源:www.uuuwell.com  2013-7-25 21:56

   
男人不流泪
2013-7-25 21:56:01
要說天仙配就得說說王母娘娘,畢竟是七仙女她媽,王母娘娘的容貌據<<山海經>>上說「蓬髮戴勝」紅頭髮,眼似銅鈴,血盤大口,不象中國的種。到漢以後才有流傳雍容華貴是個貴婦人模樣,不過董永的故事是在東漢時那時她還沒有漂亮起來。她的老公也有各種版本,以玉皇大帝最為正宗,我覺得這種流傳很不可靠,玉皇大帝既貴為帝怎也要講點面子吧,不可能娶如此丑的老婆。不說七仙女她爹是誰,就酉王母那小樣不可能生出漂亮的女兒,現代遺傳學早證明了這一點。所以七仙女絕對不會花容月貌,就算沒有王母那樣丑,那也是僅次之。丑就丑吧,安安靜靜呆著有點淑女模樣也算,偏偏又要悶騷,想男人想到受不了,天上的男人隔老遠看見就躲得沒了影,沒辦法,凡間的男人找個湊合吧。
  董永這天死了爹媽,正在悲痛:「以後誰來養我呢?」董永哭了一會肚子餓了,摸摸身上沒有一文錢,先找些東西填填肚子吧,看看家裡剩下不多的高梁面,確實有點難以下咽,出去混一頓吧。董永緊了緊破棉襖,信步向山外走去,天空飄起了細細的雪花。
  山外一家大莊院前。一塊破爛的木牌歪歪斜斜的豎著,上面用紅漆漆著四個大字:聖誕施捨。一條同樣歪歪斜斜的人龍戳在木牌前,就象是木牌長出了尾吧。董永跟著人龍前進。一個彪形大漢一把扯住董永,「插什麼隊,一邊去。」董永大怒,壯漢亮出了肌肉,胳膊上象有一隻小老鼠在跳動,董永乖乖地站到了隊尾,雪越下越大了。
  終於到董永了。老管家敲了敲空鍋:「沒有了,下年吧。」董永急中生智,嚎淘大哭,:「天呀,我怎麼這麼慘呢,今天剛死了爹爹,我媽也只有一口氣了,等著我拿飯回去救命呢,你就可憐可憐我吧。」老管家:「先生象是讀書人。」董永:「是呀是呀,小可略識幾個字而已,也就本科水平。」老管家:「來一桌上等酒席,招待這位相公。」兩杯酒下肚,董永開始胡吹。酒足飯飽,老管家:「筆墨伺候,讓這位相公給我們寫幅對聯。」董永傻了眼。五分鐘后,董永顫抖著在一張紅紙上亂塗。老管家:「KAO,騙吃騙喝騙到我這裡了,來人」.....狂毆中
  山路。董永歪歪斜斜上,「唉,活著,不如死了算了,死了,老婆孩子還沒有呢。」七仙女隨著雪花冉冉墜落,董永望著七仙七的背影目不轉睛,七仙女回頭,二人目光相接。沉默。雪花飛舞。慕然,董永狂呼:「妖怪。」拔足狂奔,轉瞬蹤影皆無。七仙女俏立雪中喃喃自語:「好英俊的男人,嘿嘿,我一定要得到你。」人影漸淡,消失不見。
  山中小屋。董永矇著一條被子,在床上顫抖,七仙女穿牆入。「喂,帥哥。」「別過來,大仙饒命,大仙饒命。」「帥哥,天寒地凍,你又孤獨一人,不冷嗎,不寂寞嗎,讓小妹給你一點溫暖吧。」「這麼說你不是來吃我的?」「我吃你幹嘛,不過要吃你嘛....」董永顫抖的更厲害了,「我的肉一點也不好吃,我有一個月沒洗澡了,還有我今天剛拉了褲子.....」董永開始語無倫次。「跟你明說了吧,我要嫁給你,做你老婆。」「你真的不是來吃我的,還好還好」,董永鬆了口氣,也不抖了,說話也流利多了。「這樣啊,要嫁給我」忍不住象七仙女看了兩眼,「歐」董永差點吐了出來,「你不舒服嗎?」七仙女倒是挺關心的樣子。「不不...」董永忽然計上心來「小生蒙仙姑錯愛,象仙姑這等人才,又有閉月羞花之容,小生不知幾世修來的福氣,不過嘛,這無媒灼之言,小生斷不敢與仙姑苟和,以免壞了仙姑清譽。」「婆婆媽媽,真是麻煩,好吧,我來想想辦法。」七仙女言訖不見。董永長出了口氣,又想起自己如此聰明,不禁有些洋洋自得。
山後。七仙女輕呼:「土地大哥,土地大哥。」一個小老頭從土中鑽出。「大哥,你非要變成這等模樣來見我嗎?」土地不好意思地笑笑:「這樣安全些。」土地原為天上一散仙,英俊瀟灑,玉樹臨風,因為受七仙女痴纏,苦計無法擺脫,才自請來此地做一小土地。「大哥,我有一事求你。」七仙女有些扭捏。「什麼事,我能辦則辦。」土地看見七仙女臉上那一抹潮紅,神情大為緊張,警戒地問。「那....如此這般」兩人一陳耳語。土地臉上狂喜,又覺得不妙,趕緊換上一幅酸溜溜的表情,「那大哥就恭喜妹子了。」七仙女羞羞答答:「人家也不會忘記大哥的拉。」土地強忍喜色,拱了拱手,轉身不見。
  山中小屋。變回原形的土地高大英俊,正在向董永苦口婆心。任土地磨破了嘴,董永低著頭一語不發。「我們都是男人,我知道這樣讓你要受點委屈,可人家是公主身份,血統高貴,也不算很委屈你,再說了,女人嘛,不就那回事,熄了燈全一樣。」董永仍不抬頭,但說了話:「小可一日三餐都不繼,怎能再養活一個人。」土地見董永鬆了口,忙不迭地說:「好辦好辦,我送你良田千頃。」「可我無錢迎娶。」「我送你銀錢萬貫」。「人家金枝玉葉,我怕我服伺不周。」「我送你奴僕百名。」「我一介布衣,怕配人不上。」「我給你捐個七品知縣。」董永抬起了頭:「好吧,就這麼定了,再加上十個如花似玉的小老婆。」「我kao,給你臉不要,沒完了不是。」土地大怒,劈胸把董永抓個正著。
  萬丈高崖上,土地把董永高高舉起:「你應是不應?」作勢欲拋。「大俠慢來,大俠慢來,我應了,我應了。」土地放下董永,董永呈`篩糠狀,冷汗滿面,一邊不忘奉呈:「我對大俠的景仰如滔滔江水綿延不絕.......」「呸」土地一口濃痰吐出,還未落地就被山風捲走,無影無蹤了。
  天宮。王母端坐,滿臉嚴肅。一丫環跌跌撞撞上:「不好了不好了,七小姐不見了。」「吵什麼吵,我還能不知道嗎?一切都在掌握中。」王母面露微笑,看見丫環滿面惶急,安慰道:「誰也逃不出我手心,你忘了后羿嗎?」丫環似有所悟。
  鏡頭拉遠。后羿面對月亮,手挽強弓嘴裡喃喃自語:「賤貨,總有一天,總有一天.....」月亮里桂樹下吳鋼擁著嫦娥翩翩起舞。后羿趴在地上淚流滿面:「為什麼要這樣對我,到底是為什麼,為什麼....」聲音象狼嚎,在午夜裡格外戚慘。幾千年後,美國阿波羅一號發XX現場。后羿小心異異地躲入維生箱。倒計時開始「3,2,1,發XX」全場歡呼雷動,阿波羅一號象條巨龍,躍入天空,轉瞬不見。月球。后羿殺完姦夫淫婦,又用了幾天時間砍斷了桂花樹,只是玉兔不知躲那去了,遍尋不獲。后羿恨恨而返,阿波羅號剛好升空,「等等我,等等我」后羿大急又被不知什麼東西拌了個跟頭,爬起來,阿波羅號己經沒影了。我們的英雄就這樣被遺棄在孤單的月球上。后羿看見把自己拌了一跤的東西原來是星條旗,他一把扯得粉碎,然後鄭重地換上中國國旗,雄壯的國歌聲響起。「他奶奶的臭洋鬼子,拽什麼拽,不就上個破月球,我那騷婆娘幾千年前就登上了。」
鏡頭拉回天宮。王母得意地笑:「后羿你偷了我的不死葯也就算了,可你竟敢笑我丑,你老婆好漂亮嗎?哈哈,讓她漂亮,讓她漂亮.....」月球。無盡的荒漠,鬍子拉碴的后羿落寞的坐著,影子被落日拉得老長。
  豪華的董氏莊院。董永默默地坐著,目光呆滯,一侍女匆匆奔上,「員外,夫人生了,夫人生了,一個大胖小子,長得和夫人一個模樣。」董永平靜地坐著,無絲毫激動。「夫人讓老爺給起個名字。」「就叫董卓吧。」
   天宮。王母問侍女:「七小姐走了幾天了?」「十天了。」「到時候了」王母自語道。「去把太白金星叫來。」董氏莊院前,一家勾欄院張燈結彩,歡迎第一名妓的到來。
  董氏莊院內。七仙女問:「老爺有多少天徹夜不歸了?」丫環怯怯地回答:「有一個多月了。」「還不去給我叫回來。」內室。董永殺豬般的慘叫聲傳遍整個莊院,幾百個奴僕都毛骨聳然,噤若寒蟬。
  第二天,董氏莊院內室。董永撬開了七仙女的梳妝台,將全部珠寶首飾金銀細軟卷在一個大包裹里,有腳步聲傳來,董永隨手拿起一本書,坐在椅子上強作鎮定。腳步聲遠去了,董永將書往懷裡一揣,提起包裹悄悄溜走了。
  山路。董永與第一名妓小鳳仙相互攙扶著上。「我走不動了,歇歇吧。」小鳳仙一屁股坐在石頭上,再也不肯起來了。董永焦急地轉了幾圈,還是在小鳳仙旁坐了下來。兩人喘了幾口氣。小鳳仙嘆了口氣:「以後可怎麼過,都是你,要帶人家私奔。」「不用愁,你看,我早有準備。」董永打開包裹,小鳳仙臉馬上被珠光寶氣映亮了,董永得意洋洋,「夠咱們花一輩子了。」「奴家真是愛煞你了,董郎。」小鳳仙嬌滴滴道,眼睛卻象被粘在了包裹上,移不開來。「咱們走吧,一會我那婆娘追上來可就糟了。」「人家沒力了,來扶奴家起來,董郎。」小鳳仙媚眼如絲,楚楚可憐,一隻手伸向董永,另一隻手卻揣向懷裡,慢慢地掏出一柄匕首。
  「狗男女,往哪裡跑。」小鳳仙一驚,匕首掉在地上。七仙女怒沖衝上。小鳳仙顫抖起來,一幅害怕的樣子緊緊偎在董永身上。「不要怕.....不要怕.....」董永上下牙齒打架,話也不會說了。小鳳仙一拉董永跪了下來:「夫人,董郎和奴家是真心的,你就饒了我們吧。」一邊磕頭一邊流淚。七仙女一聽更是怒不可耐,「賤貨,敢勾引我老公。」上前一掌拍在小鳳仙頭頂,「不要」董永狂呼,小鳳仙軟軟倒在一邊,香銷玉塤。一股清煙,緩緩飄散。狂怒的七仙女和董永都沒有注意到。
   天宮。太白金星立在王母前:「娘娘,老奴幸而不辱使命,圓滿完成任務。」「好,這次就提你為星宿長候選人。」「謝娘娘,老奴定不負提拔之恩,鞠恭盡瘁,死而後己,死而後己。」王母不耐煩地揮揮手,「下去吧。」空空的大殿,只余王母一人。「孩子,可也苦了你。」王母喃喃自語。
   山路。七仙女與董永對視。「隨我回去吧。」「我死也不回去。」董永忽然象變了一個人。「就為了這個賤貨。」「即使她是賤貨,可是我愛她,我不能沒有她,是的,如果說我愛過一個人,那就是她,可現在她已被你打死了,我的心也死了,你把我也打死吧。」「我為你生兒育女,為你操持家務,和你一起生活了十年,沒有我你早不知餓死哪了,你的一切,都是我帶給你的,難道我在你心中還不如一個剛認識一個月的賤貨?你說你說」董永臉上掠過一絲羞慚,馬上又被堅定的神色代替「十年了,十年了,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,每天看見你的臉都讓我想吐,我認識小鳳仙才一個月,她讓我知道了什麼是天堂,既使她要殺我我也不後悔,認識她后,我一眼都不想再看你了,你殺了我吧,反正我也嘗過了真正的愛情,可是你,你永遠也不會嘗到真正的愛情了。你動手吧。」董永轉過頭去,再也不看七仙女一眼。七仙女如中重鎚,手捧心口退了幾步。「董郎,美醜真的那麼重要嗎,不過一具臭皮囊而已。容貌只是虛像,你又怎知真如?」一陳煙霧,七仙女變成一個美貌女郎。「董郎,你不再看我一眼嗎。」「不看,不看,我決不再看。」天上傳來一陳輕呼「回來吧,回來吧。」七仙女:「可嘆我十年尋愛,終是無愛。」隨做偈一首:紅塵滾滾,真愛難尋。情深緣淺,錯愛難返。愛愛恨恨,皆歸於無。咄。「董郎....,我去了。」七仙女一步步後退,終於消失不見,董永始終沒有回過頭來。
   山路。董永提著包裹匆匆趕路。一群小嘍羅上。「好漢饒命,好漢饒命。」「我不殺你。」一個面目陰冷的漢子一把奪過包裹,轉身欲走,卻又迅捷無論地拔出刀來一揮,一顆頭顱飛了起來,董永屍身仆地,一本書從董永懷中掉了出來。
   分金廳。一堆珠寶分成了大小不等的幾份,分到那個面目陰冷的漢子,只剩下了那本書,一個頭目模樣的彪形大漢哈哈笑道:「張角,這本書就歸你了,反正你是落第秀才,書中自有黃金屋嘛,也等於我們的珠寶了。」眾人都哈哈大笑。面目陰冷的漢子一聲不吭,將這本好象叫<<太平要術>>的書揣在懷裡。眾盜開始喝酒,張角在一個無人的角落,將一包粉未狀的東西倒在酒罈里。深夜,山寨一片大火,張角背著一個大包裹靜靜站著,臉色隨著火光陰晴不定。數年後一場轟轟烈烈的農民起義拉開了序幕。
   長安郊外,猸屋。董卓摟著貂蟬。貂蟬:「太師,我還沒有見過公公婆婆呢。」「他們早死了,連我也沒見過,不過,我的父親好象叫董永,我的母親聽說還是天上的仙人呢。」「騙人,你想說你是仙種嗎?」董卓急了,「騙你是這個」手做王八狀。「對,我怎麼沒想到,我是個仙種,這件事得好好宣傳傳。」董卓沉吟道。
   以蔡邕、王允為首的十人寫作小組成立了,用了一個月時間,寫出了<<天仙配>>劇本,董卓看了大喜,馬上印刷幾百萬套,要求人手一本。後來董卓被呂布殺了,<<天仙配>>被回收,付之一炬,並且明令民間不得收藏,被發現要株連九族。蔡邕也因為無恥地拍董卓馬屁,在獄里被秘密外決了。直到明朝中葉,魔教長老曲洋挖掘蔡邕之墓,才得到孤本<<天仙配>>,使它得以流傳,這就是黃梅戲<<天仙配>>的前身。至於真正的事跡,已經淹滅無聞了。